句子

醒來他的碩大還在里面|男上司把我壓在辦公桌上

作者:admin 2020-01-13 10:58 我要評論

“張強,你走什么啊走?姐看你可憐,今天白白便宜你一次了。來,看看,這孫子是誰?保管你看了會很高興的...

“張強,你走什么啊走?姐看你可憐,今天白白便宜你一次了。來,看看,這孫子是誰?保管你看了會很高興的!”

“額,好吧,大姐大讓我看,我就看。我一定會……媽呀!這這不是班長嗎?”

回頭看了一眼,我就當場驚退了三五步。

這特么的好坑爹啊!

這個被涂天嬌正在欺負的人,居然不是別人,正是之前欺負我的班長舍長,可我也沒感受到她說的什么便宜,因為那班長也睜開眼睛,瞧見我是,頓時一臉怒色。

看得我心里毛骨悚然!

這班長不敢得罪大姐大,但對我還是老樣子,直接就飚了一句臟話罵話出來。

“龜兒子張強,你還敢看我?是不是看得很開心,打算出去說我壞話啊?你小子等著,回頭我就收拾你!哎喲!大姐大,我沒說你的不是,怎么還打我呢?”

文學

不光是班長不解,我也看得納悶。

就算班長得罪了大姐大,可已經被欺負了,這涂天嬌到底哪里不對勁,難不成,真的打算讓他在我面前繼續出丑?

可我始終記得,在她們這些大姐大,富二代,班長等有實力的人曾私自訂過規矩,那就是互相內斗可以,但絕對不能讓我這種毫無勢力的人翻身上位。

尤其不能當著我們這些人打臉,否則,就是和所有富二代,當官的,地下勢力背景的人作對。

現如今,這涂天嬌不會是吃錯藥了吧?

正當我這樣亂想的時候,班長還沒罵完,卻已經被旁邊的涂天嬌直接一個嘴巴子扇了過去,打得他那叫一個慘,哪里有平日教訓我的囂張霸道,完全猶如老鼠見了貓一般。

而這還不算完,抽了班長之后,涂天嬌居然還邀請我一起參與,并拿身份要挾我。

“張強,你今天不打他也算打了,不過來的話,回頭別說我不放過你,你覺得,他就能放過你了?”

“這,這……好,我打!”

從來沒有膽子反抗班長富二代這種“大人物”的我,此時,一面被涂天嬌威脅,一面也被班長瞪我的目光看得心情不爽,加上上午出師不利的事情,破天荒有了勇氣。

在班長還想罵我的時候,主動跟大姐大請求了一次。

“要我打可以,你們幫忙,控制住他,不然,我怕這孫子會狗急跳墻!”我走了過去,膽子越來越大,拳頭暗暗握緊。

見此,涂天嬌眼中閃爍從未見過的精光。

而那倒霉悲催的班長,卻是一臉駭然,就要罵我,就要求我,卻先被我第一個嘴巴子抽了過去。

啪啪!

第一次打人,準頭失了很多,但力度不小,加上班長圓盤臉,仍然挨了不少的力量。

而有了第一次之后,后面就好多了。

“幫我控制住他,別讓他別臉,這孫子,你也有今天?哼!”

不知道是不是天性的男人氣被激發。

但此時,隨著第二次,第三次抽過去,我竟然越打越精準,也越來越上勁兒了。

甚至,最后一個打完,班長一臉哀求不說,涂天嬌都趕緊勸說過來。

“別打了!再打真出人命了。你小子不耐啊,之前沒看出,好!以后啊,跟著我混,想打誰就打誰!”

涂天嬌一邊說著,一邊沒興趣地將班長丟到路邊,她身邊其他小太妹各自散去,她倒是很有興趣和我一起走路。

但我自己,慢慢冷靜下來之后,卻才感到后怕。

“馬丹!這下慘了,剛才抽得很爽,可這大姐大手下從來不收男的,就是剛才說了那話,班長也不會信的。回頭,他一定報復我,而這女人,說不定因為扛不住太多富二代聯盟的反擊,拿我當擋箭牌,我不得死翹翹?”

我越想越沒安全感,她說的什么都沒聽到,反而渾身哆嗦起來。

見我這樣,涂天嬌似乎看出我的心思,不禁撲哧一笑,笑得還挺好看,但隨后,卻又一臉自傲起來。

“張強啊,你不是覺得我堂堂大姐大會出賣你吧?”

“沒有,絕對沒有,我不敢再這么想你。”我慫包得可怕,聲音都是帶著顫抖的。

但出奇的是,涂天嬌見我慫包了,不僅沒有不屑,反而側面給我打氣:“別介啊,大家都是出來混得。你當我找你是看你不順眼,消遣你嗎?不說廢話了,來,在這上面簽個字,回頭,你就是我的人了!”

說著,竟然將一份皺巴巴的“加入大姐大”協議書遞給了我。

我微微一驚,哪里想得到,上次被藍嫣然坑了,這次居然沒有被坑,反而這等好事?

頓時遲疑起來。

一見我有些猶豫,涂天嬌卻是少見的耐心,將她為什么招攬我,以及剛才喊住我的原因說出來。

聽得我背心一片的冷汗。

“張強啊,姐也不忽悠你,看你最近變了不少,敢和第一浪蕩女藍教授來往,說明你很有潛力的嘛。別管別的,這幾天我罩著你,回頭,我自然將我的事情告訴你,你可不能不管,背叛我啊!”

“大姐大,瞧你說的,我怎么會背叛你呢?真是,我張強,張強我,我可是很守信的人。你幫了我,我不會忘記你的。那個啥,天不早,我先回去了啊!”

聽到涂天嬌這一說,我頓時心里猛地明白了許多,嘴上只得各種保證,承諾先丟出去。

等她不懷疑我,自己打車回家,這才一邊去藍嫣然的家里一邊暗暗琢磨這些事。

越是想下去,我心里越不是滋味。

“這前腳剛被性情大變的藍嫣然吼了一頓,后腳,又被這大姐大第五校花給拉下水,這倒霉運氣真是的……我可得提高警惕,不然真的兩頭得罪,可不是好事!”

即便慫包如我,此時也感覺事情更加不對起來。

這要是從前,她們任何一人,都不會將這么重要的希望寄托我身上的,最近先是藍嫣然來了,接著涂天嬌,來的這么巧合,這么嚇人,幾乎令人覺得商量好的。

可不管怎么說吧,兩個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。

藍嫣然稍微好點,雖然今天中午脾氣不好,但和我相處幾天,彼此有所掣肘,可這涂天嬌啊,這涂天嬌……咦?前頭怎么好像有人帶著人堵我?

“該不會是那個班長吧?哦草,報應來這么快?涂天嬌,天嬌……我擦,忘了問她手機號,現在找援軍來不及了。只能反方向跑了!”

沒等我想透徹這兩個女人找我干嘛,忽地一瞧,前頭黑暗處,竟然有以班長為首的好幾人,見了我就各種鬼鬼祟祟追過來。

頓時讓我一驚,別的沒空想,轉身狂奔而逃。

身后,自然少不了剛才被我抽打的班長的怒吼聲。

“給我上,追,追死這小子。特么的,剛才抽我抽得那么爽,等我追著你,張強,今天你非得死我手上不可!”

班長怒吼的同時,他身邊幾人,居然極為老練,分兵三路,左右中包抄過來。

那架勢,顯然不會是吹牛皮。

真要是我被逮住了,打死不太可能,但絕對不會少了一頓毒打。

而且,以他這人的報復心,弄殘廢一條腿什么的,分分鐘都能弄出來,何況,沒人現場看著情況之下,之后他完全不擔心背負責任什么的。

我特么的這也是命衰到了極點,走路回去都得遇到瘟神啊,我去!

三路包抄速度極快。

嚇得夠嗆的我,一陣后悔自己之前被涂天嬌忽悠的同時,也管不了別得,飛快跑起來。

也幸虧我們之間之前有百十來米的距離。

因此,即便我體力不行,他們分兵包抄,但起碼短時間之內不會追上我。

而我也不傻,調頭去的方向正是X大學那邊。

心里頭想,路上的人根本不敢管,只要去了大學那邊,興許因為門衛的緣故,這班長再是仇恨我,想要抓住我扒皮,多少也得顧忌他自己的一點形象吧。

那我不就可以從容逃生了?

這想法是挺好的。

但是,讓我完全沒想到的卻是,當我跑進了大學門衛室,身后的班長等人并沒有因此停止,相反,沒等我開口跟門外求援,這家伙居然直接將我推出去。

與此同時,身后更傳來班長的陰冷笑聲。

“張強,你還真會耍小聰明啊?你以為,到了這里,我就不敢動你了?哈哈哈,真是笑話,你也不想想,我平日里沒少給他們好煙好酒好吃好喝,不會提前打了招呼,故意讓你過來送死嗎?”

“你,你居然賄賂門衛?草泥馬的,今天就算死了,老子也得和你拼了!”

眼看自己被前后包圍,我也是橫了心出去。

相關文章
  • 對著鏡子從后面挺進她|男生下面硬了而

    對著鏡子從后面挺進她|男生下面硬了而

  • 哇好深好大好疼別停|一個添上奶一個添

    哇好深好大好疼別停|一個添上奶一個添

  • 懲罰手指花蕊跪著_全肉小黃書在線閱讀

    懲罰手指花蕊跪著_全肉小黃書在線閱讀

  • 雙腿張開輪流|小妖精快吸吮肉木奉

    雙腿張開輪流|小妖精快吸吮肉木奉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當他舔進去魂兒都上了天|美婦 欲仙欲死

    當他舔進去魂兒都上了天|美婦 欲仙欲死

  • 被老外折磨一晚上|我與饑渴的留守婦女

    被老外折磨一晚上|我與饑渴的留守婦女

  • 小妖精跪趴灌滿書包網|女生用膠帶強迫

    小妖精跪趴灌滿書包網|女生用膠帶強迫

  • 讓人濕的不行的小故事_和岳姆干的翻天

    讓人濕的不行的小故事_和岳姆干的翻天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