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

滿員電車,被癡漢玩弄至雙腿痙攣,超級微信群

作者:admin 2020-01-30 19:31 我要評論

這么大個家伙,怎么說軟就軟啊,你這個小弟弟看來也不行啊?”見我一直無動于衷,溫婉索性將我晾在一邊,獨自下了床,準備離開這里。 原本已經對這種事毫無感覺...

這么大個家伙,怎么說軟就軟啊,你這個小弟弟看來也不行啊?”見我一直無動于衷,溫婉索性將我晾在一邊,獨自下了床,準備離開這里。

原本已經對這種事毫無感覺了,可是被溫婉這么一說,我又想在這個女人面前證明一下自己。剛才若不是慧姐忽然進來,興許我這會兒已經把溫婉馴服了。


第1章:夜跑

八點,我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。

小姨開門回家,臉上帶著點莫名的潮紅,仿佛剛剛做完激烈的運動。

她叫張嵐,比我大不了幾歲,因和我老媽好的像親姐妹,所以我一直稱呼她小姨。

“小姨,怎么了?”我忍不住問道。

“沒什么大事。”

小姨羞的低下了頭,囁嚅道:“剛夜跑的時候遇到了咸豬手,被占了點便宜。”

我看見她后臀上有個臟手印,手印的角度有點詭異,T恤下擺有,露出來的后腰上也有,唯獨短褲上沒有,明顯是把五指部分伸進了褲腰。

她被人摸了?是真的遭遇咸豬手,還是主動配合的?

這一想,我腦子里頓時浮現出她在郊外小樹林里,和野男人摟在一起的場景,心里止不住泛酸。

張嵐見我一個勁兒往她屁股上瞧,臉上的表情更加羞澀。

“你還沒吃飯吧,小姨去洗澡,回來給你煲個甲魚湯。”說著就要走。

淡黃色的燈光下,她半濕的頭發隨意的披散在肩上,精致的臉頰在汗漬下顯得更加嬌美,那種只有熟透了的女人才具有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我恨不得將她用力抱住,狂親一翻。

“等等。”我腦門一熱,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隨著我手臂往下扯,她的褲腰往下滑了一大截,露出了白晃晃的臀肉以及那道清晰的五指印。

她肯定是外邊有人了,這手印的角度,明顯就是一邊后入一邊用力掐揉時,才留下來的。

我該怎么辦?

思索對策的時候,無意中看見她手機落在了櫥柜上。

我下意識拿過來翻了翻,結果微信呈登錄狀態,上面還有她和好幾個男人的聊天記錄,那些男人的話卻都是赤裸裸的挑逗。

而當我翻開一個叫做“瀟灑人生”的微信群之后,立即被里面的聊天內容雷了個外焦里嫩。

大尺度男女圖片,激情視頻時不時往外冒,男男女女說的話也毫不忌口,甚至就連網名都露骨到了一定程度,什么狼牙棒,十八厘米,等等。

怪不得張嵐最近變了,敢情是在這樣的群鬼混。

我又氣又急,剛用微信掃了群二維碼,浴室的門響了,趕緊把手機放回原處,然后去了自己臥室。

剛躺下,申請就通過了,一行行大尺度記錄閃現出來。

剛才太倉促,沒記住張嵐的群名片,只好在群信息里挨個查找,終于在一個叫“俏狐”的個人相冊中看到了她身穿情趣護士裝的自拍。

看著她那一張張撩人的照片,我簡直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。

這還是那個溫婉內向的張嵐?

難道是她老公那方面不行,讓她饑渴難耐?

悸動之下,不假思索的加了她的好友。

不一會兒,張嵐洗澡完畢,過來敲門,說她累了,先回房休息。

休息?嘿,不會是看了我的添加申請,回屋琢磨去了吧。

果然,她臥室門剛關上,我手機上就來了提示。

好友加上了!

她還主動回了信息:你誰啊?有話直說,我對小屁孩兒沒興趣。

我去,都進了這種群了,還有必要裝清純?

借著情緒,我不客氣的回了句:人小塊兒不小,好使家伙兒大。

“有多大?”

“差不多20厘米,要不找個機會試試?”

SFZBQXdoclQ0dnVoOHZpUEplY2FUc3cyNzYrL1VQNmdpS3VSaHBaSFpjWCtoSmdQQWdxbVh3PT0.jpg

第2章:群聊

見她回的很快,我也來了興奮勁兒,趕緊扒下短褲,對著怒挺的那里拍了張,立馬發了過去。

這招果然奏效,沉默了片刻她就回了信息:“切,瞅著也不怎么樣,還沒我家外甥的大。”

我差點兒咬了舌頭,立即回了句:“厲害啊,跟外甥亂來了?”

“你才亂,你家都亂!”她似乎有點惱,但馬上又解釋:“我心情不好,你別介意,還有,我的相冊你也看了,假如你是我那小外甥的話,會對我這樣的女人有想法嗎?”

好直接啊。

看得我心里一暖,忍不住換了個口吻,把我對她的愛慕之情說了出來。

“真的?”

“比金子還真。”

看出了她內心的激動,我立即趁熱打鐵。

信息發過去之后,沒了回音,但我預感著今晚會發生點什么。

這女人,真是要命啊。

我縮在床上里,久久不能平靜。

心緒難平,沖了個澡,等心里那股躁動的勁頭兒下去之后才又回到床上。

躺在床上左右睡不著,就翻開那個微信群,一邊觀看聊天記錄,一邊查閱這些人的個人信息,正好看見那個叫“徑幽”的女人@了一下張嵐:你那個小外甥拿下沒有?不如讓給姐吧。

過了一會兒,張嵐的俏狐號出現了:啊呸,第一口兒我還沒嘗呢,你就別做夢了!

那“徑幽”也不含糊,立即豎了個中指:你等著,明天就找你家去……

兩個女人毫不避諱的在群里談論著有關我的話題,引起了群情騷動,其中一個叫“尺黑”的男的喊得最歡:美人狐,一個小屁孩兒有什么好玩兒的,哥七十二招姿勢樣樣全通,要不咱約一下?

張嵐沒回答,“徑幽”卻和那“尺黑”撩撥起來,大有當著眾人演練一番的架勢。

聊天尺度太大,讓我興奮的來了狀態,但心里的危機感也越來越濃。

在這樣的群里混久了,沒有不濕鞋的,何況是張嵐這種絕色女人,指不定有多少色狼盯著,早晚會出事兒。

與其這樣,還不如……

我心里正想著她那迷人的身段兒時,吱呀一聲,對門臥室的門有了響動。

在我好奇中,她敲了我的門:“沈浪,睡了沒?”

“睡了,啥事兒?”我應了聲,掩好涼被。

身上光溜溜,大家伙撅的老高,萬一她闖進來就不好了。

“我,我的筆記本壞了,要不你起來幫我看一下?”她吞吞吐吐的,聽上去有點不自然。

我倒沒多想,把大家伙往褲襠里別了別,瞅著不太顯眼了才開門。

進了她的屋,她已經把筆記本擺上床,一邊開機一邊瞟了我一眼,“呶,攝像頭有點暗,看不清楚,音頻也好像有問題,趕緊幫我調一下。”

說著就往旁邊挪了下,跪趴在床沿,屁股撅的老高。

睡衣本來就短,這樣一來,下擺立即往腰上滑了一大截,露出大片的景色。

看得我腦門充血,身下立刻就有了反應。

我擋也不是,躲也不是,趕緊伏下身子調配筆記本,然而等我打開各項配置之后,卻沒發現任何問題。

她故意的?

我不由想起了她剛才在微信群里的對話,心說她不會怕我被那個“徑幽”吃了,提前對我下手吧?

我忍不住浮想翩翩,眼神兒也不再遮掩,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尤物,只要她再給點兒鼓勵,哪怕一個細微的暗示,我就毫不遲疑的撲過去,把她拿下。

“怎么樣,看出毛病沒?”她開口打破了尷尬,但那聲音柔的能讓人骨頭酥軟,而且話剛說完就懶洋洋的半躺下來。

睡衣前襟隨之開裂,露出了一大半的白花花。

相關文章
  • 受不了輕點捏揉濕汁液/絕世俏佳人

    受不了輕點捏揉濕汁液/絕世俏佳人

  • 太深了辦公室好爽啊別舔了又癢又脹/極

    太深了辦公室好爽啊別舔了又癢又脹/極

  • 別g塞葡萄了嗚嗚好漲_當他舔進去魂兒都

    別g塞葡萄了嗚嗚好漲_當他舔進去魂兒都

  • 懲罰撞擊貫穿疼……塞滿她下面兩個洞小

    懲罰撞擊貫穿疼……塞滿她下面兩個洞小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寶貝流水了下面好難受我要_戳翻你個磨

    寶貝流水了下面好難受我要_戳翻你個磨

  • h文從床上到浴室\巨物紫紅猙獰含吞吐紅

    h文從床上到浴室\巨物紫紅猙獰含吞吐紅

  • 約了個中年女人長得一般_一邊被口一邊

    約了個中年女人長得一般_一邊被口一邊

  • 自己脫了衣服腿張開_性感熟婦的蕩欲高h

    自己脫了衣服腿張開_性感熟婦的蕩欲高h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