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

性過程寫得詳細的文字.全部坐進去就不疼了乖_魅惑賢妻

作者:admin 2020-01-30 19:31 我要評論

就在這時,擺在辦公桌上的音響突然傳來了啊啊啊的伸吟。 “老公!快點!我好舒服...

就在這時,擺在辦公桌上的音響突然傳來了啊啊啊的伸吟。

“老公!快點!我好舒服!”

梁軍一臉震驚的同時,驚慌失措的施笑急忙關掉了播放器。

只是一瞬間,施笑的俏臉就憋得通紅。

她還低著頭,用很是無辜的眼神斜看著梁軍。

第1章 染上梅毒

對于梁軍而言,今天簡直就像是世界末日。

他無法相信,向來潔身自好的他居然患上了梅毒!

結婚這四年以來,他從沒跟妻子以外的女人接吻或是發生關系,所以梅毒只可能是他妻子傳給他的!

既然是他妻子傳給他的,那只能說明他妻子早已出軌!

因這結論,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梁軍心如死灰。

他妻子是那種漂亮到足以讓任何男人垂涎的女人,但因認識的這些年都沒有做出過什么出格的舉動來,所以梁軍根本不相信他妻子會出軌。

可檢測報告上寫得清清楚楚,他確實患上了一期梅毒。

梁軍發呆之際,他的手機響了。

見是妻子陶嫣打來的,面無表情的梁軍順手接通。

“如果你敢對我怎么樣!我老公不會放過你的!”

聽到妻子的喊叫,梁軍有些錯愕。

“他能拿我怎么樣?難道把老二塞進我嘴里不成?”

緊接著出現的男人聲音讓梁軍更加錯愕。

就在梁軍想問妻子到底怎么回事時,電話卻突然中斷了。

嘟……嘟……

聽到掛機聲,梁軍急忙回撥。

「您好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。」

聽到語音提醒,梁軍霍地站了起來。

他知道梅毒是他妻子傳給他的,所以他妻子鐵定有跟他以外的男人發生過關系。而因剛剛那通頗為奇怪的電話,梁軍甚至覺得電話里那個囂張跋扈的男人就是他妻子的情人!

可在妻子的手機沒辦法打通的前提下,梁軍該如何找到他妻子?

抱著試一試的念頭,梁軍再次打電話給他妻子。

「您好,您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。」

該死!

又是無法接通!

在沒辦法聯系上妻子的前提下,梁軍的腦子已經開始胡思亂想。

比如那個男人已經將他妻子壓在身下,并不停地耕耘著。

而他妻子有可能一開始是反抗,感覺來了之后就開始享受著,甚至還一遍又一遍地喊對方老公。

梁軍也不想將妻子想得如此下賤,可因梅毒是他妻子傳給他的,所以他不得不這樣想。

又因他妻子是在公司那邊加班,所以他知道這個男人要么是他妻子的上司,要么就是公司里的普通職員。

被上司或普通職員壓在辦公桌上,一遍又一遍地后入?

想得越多,梁軍越是憤怒。

他很想去找妻子,可因為還得照顧著已經睡下的女兒,所以他只能在客廳里來回走著。

約過半個小時,他聽到了敲門聲。

打開門,梁軍看到的自然是他妻子。

見妻子神色慌張,梁軍問道:“剛剛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先讓我進去,我換個鞋子再跟你說。”

說話的同時,擁有高挑身材的陶嫣已經將包包遞給丈夫。

接過后,梁軍讓到了一側。

待妻子進門,梁軍順手將門反鎖。

彎下腰,陶嫣用一只手撐著墻壁,另一只手則是在脫高跟鞋。

在脫高跟鞋的時候,陶嫣的屁股隨之撅高。

看著妻子那對著自己的屁股,梁軍臉上的肌肉猛地抽搐了下。

在包臀裙的包裹下,他妻子原本就豐滿翹挺的屁股顯得更加有魅力。說得夸張一些,要不是擔心吵醒女兒,梁軍都想直接扯起妻子的包臀裙,在將褲襪以及內~褲往下扯的前提下一桿進洞。

但因想起妻子將梅毒傳染給了自己,梁軍就決定從今以后都不再碰妻子一下!

換上涼拖,轉過身的陶嫣當即抱住了丈夫。

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,嘟起紅唇的陶嫣吻了下丈夫的面頰。

吻了后,陶嫣道:“老公,剛剛我在回來的路上碰到了一個醉鬼,他真的好可怕!”

對于妻子說的話,梁軍并不相信。

假如是從前,梁軍或許會信。

但在妻子將梅毒傳染給他的前提下,他壓根就不會相信妻子的話。

那么,之前跟他妻子吵架的男人又是誰?

因妻子已經說是醉鬼,所以梁軍沒有追問對方身份的必要,但他還是問道:“他有欺負你嗎?”

“當時他突然跑到我面前,還說要跟我做朋友。我被嚇得半死,就急忙打電話給你。結果剛打通,他就把我的手機給搶了過去。我想讓他把手機還給我,他卻直接把我的手機給丟了出去。幸好后面有路人幫忙,要不然我真擔心我會吃大虧。”

“沒事就好。”

“老公,你的臉色不太好。”

“那是因為我不希望你加班,你看看現在幾點了?”

“九點半了,確實是有些晚了,”笑得很迷人的陶嫣道,“每個月也就加班兩三天,你該不會連這個都不允許吧?像你現在是老板助理兼司機,偶爾還要往外地跑,甚至是在外地過夜,我都沒有說什么。”

“那是工作需要。”

“我的也是工作需要,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會不回來陪你跟妞妞吃飯呢?”

“剛剛為什么不回電話給我?”

“我被嚇壞了,后面打車的時候都忘記這事了。”

“我再想問你一件事。”

“問吧。”

梁軍是想直接向妻子攤牌,問妻子在外面是不是和男人亂搞,進而把梅毒傳染給了他。但他又不敢立即問,因為他怕他妻子不承認。要是他妻子不僅不承認,被其他男人蹂~躪過的地帶還沒有患上梅毒的癥狀,那他很有可能會被他妻子反咬一口。

比如說他跟老板在外地過夜,之后還去找小姐。

想到此,梁軍決定待會兒檢查一下他妻子的身體!

“沒事了。”

見丈夫在沉默了半分鐘后才說出這話,皺了下眉頭的陶嫣問道:“真沒事嗎?”

“真沒事。”

“那我可就去洗澡了。”

“去吧,我在房間里等你。”

“妞妞應該睡得很香吧?”

“在我講了個睡前故事后就睡著了。”

“看來以后睡前故事這個任務可以交給老公你哦!”

對著丈夫笑了笑,陶嫣往主臥室走去。

看著妻子那曼妙的身姿,梁軍眉頭緊鎖。

他妻子不僅擁有傲人的身材,還有著一張嬌俏的面容。再加上妻子賢惠,從來沒有向他抱怨過什么,所以他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幸福。

可因為一張檢測報告,他對妻子的信任在一瞬間瓦解!

他對妻子的印象也從賢惠急轉至下賤!

走進主臥室,陶嫣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。

拍了拍飽滿得都會晃動的胸脯,陶嫣發出了仿佛逃過一劫般的嘆氣聲。

拿上一條干凈的內~褲以及吊帶睡裙,陶嫣便走出了主臥室。

對著丈夫笑了下,陶嫣走進了衛生間。

將門反鎖,陶嫣這才開始脫衣服。

而當她脫下內~褲時,她還將芳草往下壓了些許。

在隆起部位上方約三厘米處,一個煙頭燙的紅痕特別顯眼。

拿起丈夫的剃須刀,陶嫣的眉頭越皺越緊,甚至連手都在發抖。

TndYRHhRSk00WEM2T0o5QzF0dDU1S3N5NzlQeUpwZnJHTXpFM0NSdUlZellRWWtXeVBvR2JRPT0.jpg

第2章 不好意思

陶嫣的想法很簡單,用丈夫的剃須刀剃毛,進而劃傷被煙頭燙傷的部位。

再之后,自然是直接用創口貼貼著那兒。

如此一來,她丈夫就不會發現她那被煙頭燙傷的部位。

但因要采取近乎自殘的方式掩飾紅痕,陶嫣又有些下不了手。

就在陶嫣準備動手之際,她卻聽到了門把手被擰動的聲音。

當然因為她將門反鎖的緣故,門并沒有被擰開。

但因這突如其來的動靜,她還是嚇得連剃須刀都沒能握住。

當啷!

撿起剃須刀的同時,陶嫣問道:“老公,怎么了?”

“開下門,我要上個廁所。”

丈夫的要求很合理,所以陶嫣急忙穿上內~褲,之后才將門打開。

門打開的那一瞬間,映入梁軍眼簾的是妻子那高聳飽滿的兩顆雪峰。

他妻子的腰肢非常纖細,說是一手可握都不為過。

而在腰肢纖細的前提下,他妻子卻有著36D雪峰以及圓潤翹挺的雪臀。

再加上靜美的面龐、細膩光滑的肌膚以及修長的大腿,他妻子的外形簡直就跟國際名模似的。

見妻子手里拿著剃須刀,梁軍問道:“你拿這個干嘛?”

“我啊?”笑得有些勉強的陶嫣道,“我就是想幫你清洗清洗。”

“很干凈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應出聲的同時,陶嫣將剃須刀放回了遠處。

看了眼顯得有些驚慌的妻子,梁軍當即背對著妻子尿尿。

在尿尿的時候,他還看著自己那根。

不是看二弟有多粗長,而是看著二弟表面的硬結。

要不是昨天發現了這硬結,梁軍今天也不會去醫院做檢查。

而因暫時還不能讓妻子知道自己患了梅毒,所以他才會背對著他妻子。

認識的這些年他妻子一直表現得很賢惠,但他知道這只是表象。在這個前提下,他知道他妻子肯定很擅長偽裝,要不然他不可能完全沒有發覺妻子早已出軌。所以如果現在讓他妻子看到他二弟上的硬結,他妻子肯定會反咬他一口!

尿完尿,穿起褲子的梁軍轉過了身。

見丈夫站著不動,陶嫣笑著問道:“老公,你怎么了?”

“你洗吧,我看著。”

“那……那多不好意思……”

看著妻子那害羞得跟少女般的模樣,梁軍心里有些厭惡。

要知道在做的時候,他妻子其實蠻主動的,各種各樣的姿勢都會滿足他。

所以在梁軍看來,他妻子的害羞純粹是裝出來的!

“我很久沒有看你洗澡了。”

“下次吧,”陶嫣道,“我今天不在狀態。”

聽到妻子這話,梁軍都覺得有些可笑。

讓他看著洗澡而已,這需要哪門子的狀態?

因妻子這奇怪的話語,梁軍更加認定他妻子先前有跟男人發生過關系。在這樣的前提下,他妻子才會一回來就要洗澡,目的就是將相關的痕跡統統洗掉!

想到此,梁軍道:“其實我不懂你說的不在狀態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我就是怕老公你看了就想要。”

“你是因為加班很累,所以不想做,對吧?”

“明早應該可以。”

“那我幫你洗澡,這樣你就可以早點睡覺了。”

“不用啦,”瞇著眼的陶嫣道,“我自己洗會更快。”

“我幫你才更快。”

見丈夫如此堅持,陶嫣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。

她是決定不能讓丈夫看到被煙頭燙傷的地方,但又不知道該如何將丈夫趕出去。

就在陶嫣猶豫不決之際,她丈夫卻是直接將她壓在了墻上。

沒等陶嫣反應過來,她的低腰內~褲已經被她丈夫用力扯下。

緊接著,她丈夫蹲了下去。

說真的,結婚到現在她丈夫都沒有如此野蠻過,所以她丈夫的行為徹底嚇到了陶嫣。

“把腿張開。”

“老公,你要干嘛啊?”

“我要看一看你這里。”

“老公,”紅著臉的陶嫣道,“回房間再給你看,現在先讓我洗澡。”

“一只腳踩在我的肩膀上。”

聽到丈夫這要求,陶嫣是又羞又急。

她不介意將最私密的部位展示給她丈夫看,但她擔心她丈夫會看到那被黑森林勉勉強強遮住的紅痕。就在陶嫣打算讓丈夫打消這念頭之際,她卻突然抬起右腳,并踩在了丈夫的肩膀上。因為她在瞬間意識到,只要將那兒對著她丈夫,她丈夫看到紅痕的概率就會更低。

畢竟,那兒幾乎占據了她丈夫的視線。

當陶嫣看到她丈夫居然湊過來時,她嚇到了。

難不成,她丈夫準備用嘴?

而同時嚇到的還有梁軍,因為他居然聞到了煙味!

這個部位怎么可能會有煙味?

梁軍有抽煙的習慣,所以對于這種煙味,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。

所以他都在想著,是不是有男人用滿是煙味的嘴親吻著妻子最為私密的地帶。

就在這時,梁軍注意到了紅痕!

將黑森林往下一壓,梁軍看得更加清楚。

這是煙頭燙傷留下的紅痕!

被丈夫發現后,陶嫣的右腳隨之踩在了地板上,眉頭還皺了起來。

與此同時,陶嫣用手遮住了那兒。

可在下一秒,她丈夫扯開了她的手。

看著紅痕,眼睛慢慢瞪大的梁軍氣呼呼地質問道:“你到底是去加班還是讓男人當炮架子了!”

聽到丈夫的吼聲,陶嫣被嚇得直接流下了淚來。

因怕吵醒女兒,陶嫣是捂著嘴巴在哭。

看到妻子裝可憐的模樣,梁軍更加生氣。

說真的,要不是他沒有家暴的習慣,他很可能已經一巴掌打在他妻子的臉上了。

看著那越顯得刺眼的紅痕,梁軍突然豎起中指,并在妻子毫無準備的前提下刺了進去

相關文章
  • 受不了輕點捏揉濕汁液/絕世俏佳人

    受不了輕點捏揉濕汁液/絕世俏佳人

  • 太深了辦公室好爽啊別舔了又癢又脹/極

    太深了辦公室好爽啊別舔了又癢又脹/極

  • 別g塞葡萄了嗚嗚好漲_當他舔進去魂兒都

    別g塞葡萄了嗚嗚好漲_當他舔進去魂兒都

  • 懲罰撞擊貫穿疼……塞滿她下面兩個洞小

    懲罰撞擊貫穿疼……塞滿她下面兩個洞小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約了個中年女人長得一般_一邊被口一邊

    約了個中年女人長得一般_一邊被口一邊

  • h文從床上到浴室\巨物紫紅猙獰含吞吐紅

    h文從床上到浴室\巨物紫紅猙獰含吞吐紅

  • 自己脫了衣服腿張開_性感熟婦的蕩欲高h

    自己脫了衣服腿張開_性感熟婦的蕩欲高h

  • 寶貝流水了下面好難受我要_戳翻你個磨

    寶貝流水了下面好難受我要_戳翻你個磨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