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性故事

我好痛你出去好不好|大炕上的雪白肉體

作者:admin 2019-11-09 11:26 我要評論

淑英嬸哼了一聲,抓了抓我道:“六子,你…你輕點。” 淑英嬸結婚很多年了,孩子都有幾歲了。 可仍然保養的很好,也讓我更加賣力了起來。 一番激情落下,淑英嬸...

淑英嬸哼了一聲,抓了抓我道:“六子,你…你輕點。”

淑英嬸結婚很多年了,孩子都有幾歲了。

可仍然保養的很好,也讓我更加賣力了起來。

文學

一番激情落下,淑英嬸整個嬌軀癱軟在了床上,我也是一陣滿足的抱著她。

忽然淑英嬸竟然哭了。

這把我嚇了一跳:“淑英嬸,你這是怎么了。”

淑英嬸看著我緊張的樣子,搖了搖頭道:“沒事,我就是…就是太舒服了,原來做女人的滋味是這么舒服。”

我一愣,很快就明白了過來,肯定以前淑英嬸還沒感受到這種巔峰的滋味,我笑著抱住淑英嬸:“淑英嬸,以后我會讓你更幸福的。”

淑英嬸身軀一顫,寵溺的碰了碰我的頭道:“六子,不行的,你還小,我們不能繼續這樣的關系。”

“淑英嬸,為什么。”我郁悶道。

可惜淑英嬸并沒回答我的話,從她的眼眶之中帶著一股惆悵,后悔。

我不忍心,卻又不知道說什么。

只能默默的看著她離開,越看越覺的她是個好女人。

唉……

我無奈嘆了一口氣,從床上起來,穿好衣服還沒出去,就看到門口一個人鬼頭鬼腦。

“干嘛呢?秀花嬸。”我走出去喝了一聲,把她嚇了一跳。

“臭小子,你想嚇死老娘呀!”李秀花拍了拍胸口,狠狠的刮了我一眼。

李秀花也是我們胡同院的,大家也認識。

我看著她驚嚇的樣子,笑道:“秀花嬸,怎么是我嚇你了,是你自己在我門口鬼鬼祟祟的。”

秀花嬸又白了我一眼,跟著嘴角浮起一道冷笑盯著我。

看著她那笑容,我有些瘆得慌:“秀花嬸,你干嘛這么看著我呢?”

“臭小子,好呀,連我們胡同院最美的人都給你上了。”李秀花笑笑的說道。

我卻被嚇了一跳,慌忙看了看周圍見沒人也才松了一口氣:“秀花嬸,你胡說啥,什么最美的人。”

秀花一聽我的話,哼了一聲:“你小子少給我扯皮,剛才那柳淑英在你房間里面做什么事情,我可都聽到了。”

“你聽到了什么呀,你聽到了呀!”我立馬瞪起眼睛喝道。

心里卻一陣慌亂。

李秀花可是我們胡同院里最出名大嘴巴,她要是真發現我跟淑英嬸的事情,估計明天整個胡同院都知道了,我倒是無所謂,壞了淑英嬸名聲,那我怎么對得起她。

“臭小子,嬸是過來人,我剛才可都聽到了,還看著柳淑英從你的房間里面走出來,你們做什么事情,我會不知道。”李秀發不屑的笑了笑道。

我只能死不承認。

李秀花見我嘴硬,又道:“好,你不承認,那你說說剛才柳淑英叫的那么歡快是干嘛?”

我一陣頭皮發麻,看著李秀花笑笑的樣子,知道她這種人就是吃軟不吃硬的主,直接兇道:“秀花嬸,你知道什么,我剛才是幫淑英嬸檢查胸知道不。”

“檢查胸。”李秀花噗嗤一笑:“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呢?就檢查個胸會叫的那么歡快。”

“怎么你不信。”我瞄了瞄李秀花那一對大那處,冷笑道:“要不要我幫你也檢查一下,保證讓你叫的更歡快。”

“喲,臭小子,你還想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立馬揮了我一拳。

我也沒生氣,而是冷笑道:“秀花嬸,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,不信我只能證明給你看咯。”

其實我對李秀花沒多大感覺。

雖然李秀花在我們胡同院里頭也算的上是一個美女,可渾身上下都帶著一股騷味,很多人都傳過李秀花還到新城區那邊找個男妓,跟胡同院里頭幾個年輕人都有一腿。

所以一直以來我對李秀花不太感冒。

即便她的嬌軀很誘人,看著也沒太大感覺,我這么說也只不過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。

而且李秀花是我們胡同院出名了高傲。

老公在電力公司上班,據說撈了不少油水,家里有幾片閑錢,好像看誰都不得勁一樣。

我看著她那樣子,冷笑一聲道:“秀花嬸,你是不敢吧!”

“不敢。”秀花嬸一聽,立馬挺了挺胸道:“臭小子,我還就不信你的話了,好,我今天就豁出去讓你碰一把,但你要是不能讓我叫成柳淑英那樣,我饒不了你。”

“任憑處置。”我無所謂一笑。

自己一手催乳術加中醫針灸,就算是一個性、冷淡只要被我一弄,照樣讓她浪叫不已。

更何況李秀花這個騷貨。

我看只要碰一把,就會讓她叫聲連連,所以我根本不放心上,只是看著李秀花進房間那搖擺的肥臀,忽然涌起一股惡趣味道:“秀花嬸,這我要是不能讓你那么叫,我任憑你處置,我要是可以呢?你又怎么樣呢?”

李秀花黛眉微微一皺:“你想怎么樣。”

“讓我睡一下。”我直接脫口而出。

“臭小子,你就是想要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瞪起眼睛喝道,揚手就要打我。

我連忙往后一躲:“秀花嬸,你這是不敢嗎?”

李秀花因為高傲,就是受不了人刺激,一聽我的話,哼了一聲道:“賭就賭,有什么不敢呢?”

我笑了笑,讓李秀花往床上躺。

她可沒淑英嬸那害羞,直接往床上一躺,挺起胸。

我也不客氣,上去連衣服都不脫,直接碰上她的那處,微微一用力,李秀花全身就不由一顫,有些驚恐的看了看我。

我看到她的神情,冷笑道:“怎么有感覺了嗎?”

李秀花沒說話,而是皺起了眉頭,還強壯著淡定。

我看了看就開始用力了一些,啊……

李秀花終于忍不住發出一道暢快的叫聲,我得意的笑了笑:“怎么樣,現在相信我剛才就是為淑英嬸檢查胸了吧!”

“嗯,相信,相信。”李秀發嬌喘著點了點頭,有些害怕的從床上跳了下來,跟著慌亂的跑開了,我一陣郁悶,怎么這就跑了呢?

當然跑了就跑了,剛才跟李秀花說那些話,也就只不過刺激刺激李秀花而已,對她沒太大的欲望,上不上無所謂。

讓我留戀的還是淑英嬸,還有玲姐。

可想到玲姐現在老公回來了,挺郁悶的,那自己是不是跟泠姐再也沒機會了。

巧不巧,我還沒出胡同院,玲姐就給我打來電話,說要請我吃飯。

一下又讓我激動了起來。

只是到了之后,我才發現不是玲姐要請我吃飯,而是玲姐老公。

玲姐老公見到我挺熱情的。

畢竟我是玲姐的鄰居,彼此都認識。

他來就是感謝我,幫著鈴姐催乳,一個勁的跟我道謝,敬酒,弄到我都怪不好意思的。

當然一起吃飯,我更關注的是玲姐。

只是玲姐一看到我,就不由的避開我的目光,讓我莫名的失落,啪嗒…就這會我的筷子掉到了地上,我低頭去撿,抬頭那一刻赫然見到玲姐那一雙美白大腿。

依稀之間我甚至看到了鈴姐那裙子里頭的風光。

“老弟,怎么撿個筷子這么久呀,要不就換一個吧!”玲姐老公說了一句。

我慌忙從桌子底下上來,瞄了玲姐一眼。

玲姐看到我的目光,俏臉當即浮起一道紅暈,她妖媚的樣子實在太誘人了,我心中不由一陣慌亂起來,順著桌子底下就往鈴姐那腿上碰去,玲姐渾身驟然一顫。

啊……

喊了一聲。

玲姐老公正在倒酒,聽到玲姐的叫聲,抬頭問道:“怎么了。”

“沒…沒事,被蚊子咬了一口。”玲姐苦澀笑了笑。

見玲姐主動為我打掩護,我撫碰著玲姐美腿更加賣力了,甚至鉆進了裙里頭,玲姐一張俏臉微紅,帶著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我。

她越是如此,我越是激動,不斷的碰著她大腿。

就這會玲姐老公電話響了,看著我笑了笑:“老弟,我去接個人,你等一會呀!”

我現在巴不得他走,點了點頭道:“嗯,沒事,姐夫你先忙。”

他走了,我看著玲姐瞪著我,我倒是有些怕。

“你怎么這么大膽呀!”玲姐哼了一聲,直接伸手擰我的耳朵。

疼的我哇叫了一聲,求饒道:“玲姐,疼…疼。”

見我真疼,玲姐就松開了手,哼了一聲道:“讓你亂動。”

我碰了碰耳朵,一臉苦澀的笑著。

玲姐見我這樣,黛眉微微一皺:“怎么了,六子,真弄痛你了。”說著,玲姐湊過來,碰了碰我耳朵,一臉的心疼。

看著她這樣,心里一陣感動,一個沖動直接伸手把她摟緊懷里。

啊……

玲姐嚇的叫了一聲,拍了拍我的手道:“快放開我,你干嘛呢?待會我老公就回來了,看到了不好。”

“玲姐,你老公要沒看到就可以嗎?”我抱著玲姐,貼在她耳邊吹了吹氣道。

玲姐的嬌軀立馬一顫,帶著粗重喘氣聲道:“沒…沒有,六子,上次我們已經犯錯了,我們不能在犯錯了。”

“可我忘不了你。”我貼著玲姐道。

玲姐嬌軀又是一顫,身子慢慢癱軟在了我懷里頭,顯然是心動了,我直接吻上了玲姐的香唇。

剛吻上,外面就傳來腳步聲,我慌忙放開玲姐。

玲姐也坐回了自己位置上。

她老公回來了,還帶了一個女的。

我看了看那女的,職業性的看了看她的胸,好大。

玲姐老公帶著她進來道:“老弟,給你介紹個人,這是我同事的媳婦,剛生完孩子不久,沒奶水,我就想你看看幫忙著催乳催乳。”

相關文章
  • 這里硬了乖過來舔一下~大學生跪在老男

    這里硬了乖過來舔一下~大學生跪在老男

  • 虐陰小說,被男同事摸得濕潤了-葉十一

    虐陰小說,被男同事摸得濕潤了-葉十一

  • 他把灼熱擠進她的緊致~周嘉瑗未著寸縷

    他把灼熱擠進她的緊致~周嘉瑗未著寸縷

  • 浪翁蕩熄的幸福生活情-包臀短裙褪到小

    浪翁蕩熄的幸福生活情-包臀短裙褪到小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【圖】極品辣媽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

    【圖】極品辣媽好v5般的刺激 小弟弟慢

  • 小強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|總裁不斷地挺

    小強你快停下我是你老是|總裁不斷地挺

  • 五個男人一起上我的經歷,寶寶貝別哭我

    五個男人一起上我的經歷,寶寶貝別哭我

  • 【圖】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隱瞞身份接

    【圖】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你隱瞞身份接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