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性故事

征服辦公室楊麗胯下|一言不合就撲倒h老師

作者:admin 2020-01-06 11:35 我要評論

“我是。不知道吳總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張填海露出獻媚的表情,老實說道。 “你什么身份?這里輪得上你說話?”吳秘書冷冷看向張填海,甩手將一枚印章打了過去...

“我是。不知道吳總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張填海露出獻媚的表情,老實說道。

“你什么身份?這里輪得上你說話?”吳秘書冷冷看向張填海,甩手將一枚印章打了過去。

砰的一聲!

印章正中張填海的肚子上,他好像被鐵錘重重敲了一下,胃部翻江倒海,嘔的一下,趴在會議桌上,吐了滿桌的湯飯雜物。

張填海內心憤恨,感覺受到了極大的委屈和恥辱,眼神充滿怨恨的盯著吳秘書,但卻是一句反駁的話也不敢說。

他不明白,為什么這個寧氏的吳大秘沒由來的就要針對自己!

“諸位,我本來是想好好談談正事的,但是,場地,似乎需要清理一下。”吳秘書淡淡說道。

“好,吳總,我這就讓人安排清理場地。”張洪軒表情獻媚說道。

他心里雖然也很想幫兒子出頭,但也是知道形勢比人強,很快就學會了低頭。

“呵。”吳秘書冷笑,“公司總該有個規矩,誰做的事,誰承擔。”

張洪軒面容僵硬笑了笑,回頭怒罵張填海,“逆子,還敢在吳總面前造次,還不快把這里打掃干凈,盡給我丟臉!”

“還要我再強調一遍嗎?”吳秘書淡淡說道,銳利的眼神看向張洪軒,“怎么吐出來的,怎么回去。我要他把桌子給舔干凈,吃回去!”

“舔干凈,吃回去?”

文學

張洪軒臉色變得非常難看,沒想到東海寧氏空降過來的代理董事長,居然這么的霸道!

“吳董,您看,張填海是不懂規矩,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……”張洪軒求情說著。

“Stop!”吳洋拽了一句英文,抬手示意張洪軒閉嘴。

“十秒時間。”吳洋看著張洪軒笑了笑,而后收斂表情,變得冷酷,“辦不到的話,張洪軒,你可以就地離職了,明天不用再來寶鼎大廈上班。”

“你名下所有的珠寶店,在各大廣場商場的珠寶檔口,以及加工廠,我都會派團隊清算。以我們寧氏團隊的專業性,辦妥這些事,只需要24個小時。”

作為東海寧氏集團董事長寧缺的頭號大秘,心腹管家。吳洋久經商場,商務談判方面的經驗相當充足,什么樣的大場面沒見過。

這一下突然發難,氣勢上面,壓得張家人頭都抬不起來。

張洪軒面色煞白,身軀顫動,呼吸急促。

吳洋的話,就像一記記重錘砸在他的胸膛,幾乎喘不過氣來。

張洪軒相信吳洋具備這個能力,如果不照吳洋說的做,他可能前腳走出寶鼎大廈,后腳就要失去所有的一切,金錢地位,別墅名車,股權工廠……

一旦失去了所擁有的財勢,以前他囂張跋扈得罪過的人,會落井下石把他踩落到萬丈深淵……

僅是想想后果,張洪軒都是不寒而栗。

“逆子!”張洪軒漲紅了老臉,冷冷看著張填海,“你個畜生,還不照吳董說的做!”

啪!啪!

張洪軒狠狠甩了張填海兩個耳光,打的臉上五指印通紅發亮。

“爸!我!”張填海面色慘白,委屈的幾乎都要掉下眼淚。

他真不知道招惹誰了!要忍受這種奇恥大辱!

居然要當著張家上上下下兩百多人的面,去舔干凈桌子上的嘔泄物,再吃回去……

這以后,他還怎么有臉在張氏集團立足,還怎么在青云市混?

啪!

張洪軒又是一巴掌甩在張填海臉上,把他的腦袋摁在桌子上。

“你個逆子,是要逼死你爹嗎?”張洪軒咬牙狠狠說道,死死摁著張填海的腦袋。

張填海眼淚流了出來,像條狗一樣,把桌面舔的干干凈凈,然后硬著頭皮吞了下去。

在場張家人看著一幕,神色各異。

他們感受到了這位新晉吳董事長的強硬作風之外,

同時,心里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。

很明顯,肯定是張填海這個蠢貨在外面不知道怎么得罪到了東海寧氏,引來了一場滔天大禍,連帶他們都可能會跟著遭殃受苦。

所以,在場張家的人非但沒有可憐張填海,反倒心里都是對他咬牙切齒。

吳洋神色恢復如常,沒再多看張洪軒父子一眼。

“諸位,五分鐘的時間,我相信你們已經看完了收購計劃。”吳洋緩緩說道。

“我們寧氏收購張氏珠寶集團大量股權和實體產業,是看中了張氏珠寶的潛力,擁有更大的開發價值。所以,諸位股東不必擔心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。”

“我們寧氏團隊的專業性,會使得集團創造更大的利益價值。諸位股東,只需要嚴格遵行我所整改的制度,并且執行下去,將來的事業,必定會蒸蒸日上。”

在場的二十多位股東,點頭稱是,心里各有著盤算。

寧氏的收購計劃,他們都是仔細看了個遍。

看起來,東海寧市并沒有打算趕盡殺絕,一口吞了張氏珠寶集團。

上面所有的方案條約,對于他們這些小股東來說,沒有絲毫的影響,同樣可以享有之前的分紅待遇,甚至還等于間接抱上了東海寧氏這條大腿。

他們也都看了出來,這一場商業風暴,很明顯是針對張洪軍和張洪軒而來的。

這兩名執行董事,蒙受到了巨大損失,非但失去了在集團的話語權和大量股權,名下的產業也是遭到了巨大的重創,是絕對的元氣大傷。

尤其是張家老三張洪軒,已經被徹底打垮,不但失去了在董事局的控制權,連名聲也是跌落谷底,今天這件事肯定會傳遍青云市的世家圈子,淪為一場笑話,怕是很難再翻起波浪。

“吳董說的非常對,我很贊同吳董的說法,大家鼓掌!”一名識時務的張家股東,當先響應,起身啪啪鼓起了掌。

啪啪啪啪!

其余的管理層和小股東,都是紛紛效仿,面帶笑容起身鼓掌,會議廳內響起了熱烈的鼓掌聲。

他們都很清楚,現在集團已經發生了洗牌,只有跟上吳董事長的步伐,將來在集團才能有好果子吃。

張洪軍和張洪軒臉色非常難看,但也是強作笑容,跟著鼓掌道賀。

兩人心里苦澀,現在大勢已去,以后能夠在集團站穩腳自保就很不錯了,哪還敢叫板。

……

六個小時后,夜晚時分。

富麗大酒店,一間豪華套房內。

吳洋彎身,恭敬站在茶桌前,像是在等候安排,沙發上坐著一名身穿白色T恤的年輕男子。

茶桌上,一臺手提電腦正播放著今天張氏集團董事會上發生的一切……

“干得漂亮。”林隱看著會議廳的畫面,贊了一句,很是欣賞吳洋的手段和才能。

“謝謝林總,為您效力,是屬下的本分。”吳洋謙卑說道。

吳洋跟在寧缺身邊多年,見識面很廣。他可是親眼目睹的,寧缺寧總裁在這名年輕人面前,都是小心翼翼,誠惶誠恐,生怕有絲毫怠慢了。

尤其,寧缺私下交代過,但凡林隱交待的事情,不惜一切代價去辦到。如果辦不到,直接向他請求權限。如果讓林隱不滿意了,自己就不用再回寧氏了。

所以,對于林隱,吳洋比對寧缺還要恭敬。

“林總,這次收購計劃,都是按照您的要求布置,一切順利。目前,張洪軒元氣大傷,已是奄奄一息,還有很多商場仇人等著落井下石。”吳洋正色匯報,“只是,張洪軍和青云市孫家的關系牢靠,孫家出面,他們資金方面已經周轉過來,穩住了自家的產業。需要加大力度,一次打垮他們家嗎?”

“不必了。”林隱淡淡說道。

狡兔還有三窟,張家老大在青云市經營多年,各方面關系深厚,樹大根深,能夠在這次風暴中周旋回來,也在自己意料之中。

“對了,關于秀峰珠寶廠的事,你要格外注意。”林隱想起了什么,鄭重說道,“一切按常規處理,納入張氏集團的產業鏈內,給予廠長張秀峰等額小股東的權益。”

他之前安排吳洋收購張氏珠寶集團,自然包括了張洪軒父子名下掌握的產業,其中就有岳父珠寶廠的債權。

同時,又是安排吳洋統籌規劃,將所有張氏集團名下的珠寶廠整合,給予相同的福利待遇。

這樣一來,岳父的珠寶廠重新納入張氏集團的產業鏈,既不唐突,也不會那么明顯。

“聽從您的安排。”吳洋說道,“林總,需要給張秀峰,在集團董事局安排一個重要位置嗎?”

“你不用自作聰明。”林隱淡淡說道,“照我說的做,就可以了。”

“抱歉,林總,屬下明白了。”吳洋很快擺正了位置,態度更為恭敬了。

他是知道林隱身份的,所以想討好一下這位大人物。可林總顯然有自己的打算,以后,只要照做就對了。

林隱微微點頭,吳洋是個聰明人,不用過多敲打。

“你回到公司后,用董事會的名義,發布一條新聞公告,征集珠寶設計創意,公開招聘設計總監,集團總設計師,以及若干珠寶設計師。”林隱說道。

“屬下謹記。”吳洋答道。

“好了。你回去吧,以后再向我匯報。”林隱淡淡說道。

第二天。

江池小區,張琪沫家。

搬運公司的人,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一番,一家人又重新住了進去。

林隱做好了飯,一家人圍著飯桌,這頓飯吃的有滋有味。

“這次真是老天保佑啊,大快人心!張填海父子栽了個大跟頭,無數人等著睬他們家一腳,沒力氣對付我們家了。”盧雅惠喜滋滋說道,非常的高興,“也不知道是誰整垮了他們家,我真想當面感謝一番啊!”

張秀峰臉上也滿是笑容,道:“老三他們家做事太絕了,得罪了那么多人,不知道人外有人!這次得罪了大人物,真是自作孽。”

“他們根本就活該。”盧雅惠像是揚眉吐氣說道,“這次新晉的吳董事,把咱們家的珠寶廠納入集團產業鏈,以后還有股權分紅,可算是度過難關,雨后見彩虹了。”

這次張氏珠寶集團的變動,引起了青云市的轟動,尤其董事會上張填海父子的事跡,更是傳遍了世家圈子,成為街頭小巷的笑談。

甚至,連青云市日報都有了相關報道:震驚!張氏珠寶集團大少張填海,竟在董事會上,被父親強迫吃下排泄物!

第一時間,張琪沫一家人也是得到了消息,激動的不得了,本以為要被張填海家整的露宿街頭,沒想到卻是峰回路轉!

“老大和老三這些年經營集團的確有大問題。寧氏財大勢粗,入主集團,對集團發展未必是件壞事,但只是有些可惜啊,爸留下的家族產業,從家族式集團變成了公有模式。”張秀峰緩緩說道,神色有些復雜。

文學

他手里正拿著一份青云日報,上面的報道,正是張氏珠寶集團遭逢大洗牌,吳董事長發布張氏集團發展新方針。

“呵,你真是杞人憂天。你這么為張氏集團考慮,你爸正眼瞧過你嗎?把集團管理權分給你了嗎?”盧雅惠沒給張秀峰好臉色,緩緩說著,“以后你就老老實實跟著新晉吳董事長混就對了,人家現在對待集團名下小工廠都一視同仁,你還是集團名義上的小股東呢,事隔這么多年,你也終于可以回寶鼎大廈開會呢。”

“呵呵,也是。”張秀峰無奈笑了笑,“總之,咱們家的日子,是慢慢好起來了。”

張琪沫臉上也是露出欣慰的笑容,一掃之前的憔悴疲倦,總算一家人和和氣氣的。

“對了,琪沫,我看到新聞,新晉吳董事長大力發展集團,吸納新血液,大規模招聘珠寶設計師,你是這方面的專業,可以考慮投稿一份珠寶創意設計呢。”林隱手里也是拿著一份報紙,不經意說道。

“你成天賣烤串,懂什么珠寶?”盧雅惠也沒給林隱好臉色,“琪沫是這方面行家,還要你教嗎?”

林隱尷尬笑了笑,沒有多說。

他是知道的,老婆張琪沫大學專業就是珠寶玉石設計,再加上家世的緣故,她對于珠寶玉石有著很大的興趣熱愛。

他甚至看到過,張琪沫無數次在房間埋頭寫下珠寶設計的稿件,最終又揉為廢紙的場景。

成為有名的珠寶設計師,設計出世界聞名的珠寶首飾,似乎是她的理想。

只是,張琪沫在張氏珠寶集團,只是一個普通的職員。再加上她家被董事局掌權者張洪軒所打壓,她的設計稿件,以前從來就沒有被管理層采納過。

所以,林隱當時吩咐吳洋的事情,就是,要給張琪沫一份禮物,幫她完成心愿。

“嗯……”張琪沫似乎有了興趣,拿來林隱手上的報紙,認真看了會,有些意動的樣子。

“林隱的提議不錯,我會去試試的。”張琪沫說道。

“那是,珠寶設計,我們女兒行家里手,要不是這些年在公司被排擠,早就成了有名的珠寶設計師。”盧雅惠驕傲說著,出謀劃策,“女兒,加油,公司內部現在正在洗牌,以前老大老三手下的人員,都得靠邊站,這次可是機會啊。”

“我知道啦。”張琪沫說道,心中已是躍躍欲試。

林隱扒了一口飯,似不經意說道:“琪沫,你有了想法嗎。其實,我心里倒是有一個珠寶的創意。”

“你也懂珠寶玉石的設計?”張琪沫神色驚奇問道

林隱笑了笑,道:“小時候的愛好,可惜沒能進修這一行。”

他小時候跟隨師父學的,可就有古玩玉石珠寶的鑒寶和雕刻,那可是真正的行家里手。玉石珠寶,名貴的真品都過手無數件了,哪能沒點東西。

“哦?”張琪沫饒有興致,“那你待會給我說說看。”

共同的興趣愛好總是能引起話題,張琪沫顯然是來了興致。

吃完了飯,張琪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從抽屜翻出了好幾卷設計文稿。

“林隱,你過來我房間一下。”

盧雅惠和張秀峰都是面面相覷,要知道,林隱入贅兩年,可是從來沒有進過女兒的房間。

林隱起身,進了張琪沫的房間。

他搖頭笑了笑,說起來,這還是他頭一次進自己老婆的房間。

房間內布置的非常精致,粉色系的床墊和衣柜,床頭柜擺著一個卡通熊娃,四處還散發著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。

“這是我之前設計的幾份文稿,我考考你,你看看,能說的出道道不。”張琪沫坐了下來,把文件放在辦公桌上,一雙靈動的眸子盯著林隱。

“我看看。”

林隱拿起辦公桌上的文稿,仔細端量起來。

相關文章
  • 和在廚房衛生間做_啊好深好痛肉污文

    和在廚房衛生間做_啊好深好痛肉污文

  • 我的肉根讓她合不攏腿_男女做爰 小說,

    我的肉根讓她合不攏腿_男女做爰 小說,

  • 嗯不要快點插花核車上,交換小說系列合

    嗯不要快點插花核車上,交換小說系列合

  • 她低頭看兩人結合處_跪在皇上腿間用嘴

    她低頭看兩人結合處_跪在皇上腿間用嘴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為啥女生做了好多次都痛,轉過去趴好瀟

    為啥女生做了好多次都痛,轉過去趴好瀟

  • 女朋友第一次給我深喉|乖塞著不準掉下

    女朋友第一次給我深喉|乖塞著不準掉下

  • 找準位置后猛的刺入_小花珠腫脹挺立顫

    找準位置后猛的刺入_小花珠腫脹挺立顫

  • 寂寞寡婦半夜鉆我被窩-內衣香氣縈繞

    寂寞寡婦半夜鉆我被窩-內衣香氣縈繞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