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性故事

大學生情侶教室里愛愛_女神淪落為玩物李雪菲

作者:admin 2020-01-06 11:35 我要評論

“大哥,這是怎么回事?我剛還在打高爾夫呢,接了好幾個電話,急忙趕過來開會了。全都是大客戶要和我們集團解除合作關系...

“大哥,這是怎么回事?我剛還在打高爾夫呢,接了好幾個電話,急忙趕過來開會了。全都是大客戶要和我們集團解除合作關系!”

“集團發生這么大的動蕩,是不是得罪人了?不然沒理由突然崩盤啊!”

會議廳內議論紛紛,一個個股東都是神情焦慮說著,顯得很是急躁。

“咳咳。”

張家老大,張氏集團的執行董事兼總裁,張洪軍干咳了兩聲。

“諸位,不要再吵了,先說說正事吧,事情總會有辦法解決的。”

張洪軍表情非常難看,執掌張氏集團這幾年,一直是順風順水,還是頭一次遇上這樣的險境。

會議廳頓時安靜下來,所有人表情憂慮看著張洪軍,等待他說話。

“總裁,您要的數據統計出來了。”

這時候,一名戴著眼鏡的年輕女秘書,拿著幾卷重要文檔,走了進來。

文學

“說說吧,今天集團究竟損失了多少大客戶,又解約了多少老客戶。”張洪軍無奈說道,表情也有些忐忑,集團蒙受多大損失,他心里也沒底。

女秘書拿著文件,正色道:“總裁,據統計。就今天,我們張氏集團在股市上下跌了百分三十多的點……已經崩盤了,這引起了小股東的恐慌,紛紛來電要求退股。”

“另外,我們在十幾個地級市的珠寶銷售渠道,都在今天斷了。幾乎是同時被強制解約。”

“并且,東海省珠寶行業,二十幾家家有名的公司,以及東海省珠寶商業協會,東海省總商會,全都聯名宣布,不再和我們張氏珠寶集團合作……”

“我們集團,正遭受著極大的信任危機……”

年輕女秘書說到這,也是說不下去了。再說下去,總不能直說,集團已經要完蛋了……

“什么?集團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?三哥,你前天還跟我們說股東分紅要上漲,你不會是在騙我們吧?”一名平時不過問公司事務的股東,神情驚慌失措,連忙問道。

“股市崩盤了?連渠道商都解約了?那我們這些人之前囤的那么多貨,可往哪里賣?”一名負責珠寶玉石原料工廠的股東,恐慌問道。

又有一名女性股東坐不住了,關乎自身實際利益,顧不得張洪軍和張洪軒的威嚴了,當場質問道:“大哥,三哥。你們兩個這是怎么搞的?集團平時都是你們兩個在打理,現在出了這么大問題,你兩個人不給我們大家一個說法嗎?”

張洪軍面色慘白,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哪路神仙,下死手整了張氏珠寶集團。

張洪軍看向了一側的張洪軒,道:“老三,你有什么解決辦法嗎?現在關鍵問題是整個行業的聯合制裁,很明顯,是有人針對我們集團。”

張洪軒也是一籌莫展,臉色鐵青。

“當下,我們應該搞清楚是在背后操縱這一切。看有沒有挽救的空間。”張洪軒無奈說道。

他們兩個掌權者,也是完全想不通,究竟得罪誰了?

誰有這么大的能量?能夠一天之內令張氏集團瀕臨破產?

一見連兩個掌權者都束手無策,會議廳內更是躁動了,股東們都是議論紛紛,爭論個沒完。

咚。咚。

這時候,戴眼鏡的女秘書再次進了會議廳,神色急迫。

“副總裁,剛有人打來電話,是東海寧氏集團老總的吳秘書,說要跟您談談這次張氏集團的事情。”女秘書正色說道。

“找我?”張洪軒神情疑惑。

眾人都是面帶疑惑的表情,按理說,出事不應該先找大哥這個執行董事嗎?

怎么找的三哥?難道?

在場的也都是人精,這一下,全都面帶懷疑之色盯著張洪軒。

“老三,這事,和你有關系?你得罪了東海寧氏集團?”張洪軍也是冷臉看著張洪軒。

開什么玩笑。東海寧氏集團那種龐然大物,怎么可能是張氏集團可以碰撞的?

那邊只要一句話,就可以張氏集團傾家蕩產!

“我……我怎么會?”張洪軒連忙撇開關系。

“是不是,我們總會搞清楚的。你先接電話吧,開免提,看東海寧氏集團那邊怎么說。”張洪軍冷聲說道。

他雖然是張氏集團的執行董事,但實際上,手里掌握的產業和張洪軒完全分開來的。

兩個人各占了張氏集團半壁江山,各持三成股份。

如果是因為張洪軒的事害苦了自己,就算是親兄弟也要翻臉!

張洪軒壓力巨大,當著所有股東的面,接來秘書遞來的電話。

“你是張洪軒?”電話那頭,吳秘書的聲音非常冷淡。

“是。吳大秘,您好。”張洪軒客客氣氣說道。

“一個小時后,召開擴大會議,叫上所有張氏集團的管理層。我們寧氏會過來談談收購你們公司的問題。記得,叫上你的兒子,張填海。”吳秘書淡淡說道。

“好,好,是!”張洪軒連連稱是,不敢絲毫反駁。

滴,吳秘書直接掛了電話。

張洪軒臉色鐵青,那邊提到了兒子張填海,心中隱約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,

在場所有股東,看向張洪軒的眼神,更是多了不善和懷疑。

“事態緊急,現在召開擴大會議,叫上公司所有管理層。等寧氏那邊的人過來。”張洪軍正色說道。

不到半個小時,張氏集團就召集了所有管理層,整整兩百多號人,聚集了偌大的會議廳內。

張洪軍和張洪軒更是親自在門口迎接等待。

三個小時后……

會議廳內氣氛非常壓抑,每個人都忐忑不安等待著。

之前經歷了長達兩個小時的大爭辯,吵來吵去的,都是沒有一點結果。

現在,很明顯,東海寧氏集團是給足了下馬威,讓他們所有人整整提心吊膽多等了兩個小時。

連張洪軍和張洪軒兩個掌權者,都是焦急在門口轉來轉去,等待著寧氏的人。

甚至,他們兩個連電話都不敢打過去質問,生怕得罪了……

“大哥,要不要打個電話過去問一下?寧氏的人今天是不是不會過來了?”一名股東實在是坐不住了,這簡直太難受煎熬了。

“岳父,我看要不今天散了。等寧氏的人到了,我們再聚集開會也不遲。”張洪軍的女婿,孫恒試探問道,也是坐不住了。

“我們只能等下去。我們集團的命脈,握在寧氏手里。”張洪軍正色說道。

“爸,怎么回事啊。寧氏的人不來了嗎?”張填海也是疑問道,他根本不知道為什么寧氏的吳秘書點名要他到場,雖然他也是張氏集團的分公司總經理。

文學

“他們東海寧氏架子這么大的的嗎?讓我們張家上下兩百個人等他一個秘書?”張填海有些不滿說道。

“你個蠢貨閉嘴!”張洪軒冷聲呵斥,“你懂什么?你知道寧氏兩個字代表什么嗎?天天就知道給老子四處闖禍,還不知道這次是不是你惹出來的滔天大禍!”

氣氛再度陷入壓抑,在場人心里都是無比的煎熬。

雖然會議廳內空調很足,但是很多管理層還有股東臉上,都滿是汗珠。

這時候,會議廳外,一名的年輕男子,帶著他的商務團隊,以及兩名律師,風風火火走了進來。

“諸位,自我介紹一下,我是寧氏此次收購張氏集團的負責人,吳洋。”吳秘書表情嚴肅說道。

“同時,我也是張氏珠寶集團,新晉的代理董事長。代替寧總,負責處理一切張氏珠寶集團的事務。”

說著,吳秘書拉開了那張屬于董事長的座位,大馬金刀坐了下來。

首席董事長的位置,自從張老爺子去世后,就空了下來,連老大和老三兩個張家掌權人,都是以執行董事自居。

“這!”

在場的張家人,臉色都非常不好看。

但是他們畏懼東海寧氏集團的威嚴,又關乎到自己的切身利益,都不敢說話反對。

吳秘書淡淡一笑,把張家眾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,道:“你們可能還不太了解情況吧。”

“現在,我的手里掌握著張氏珠寶集團,百分之五十五的股權。再加上集團名下二十家珠寶廠,以及三十家珠寶旗艦店的債權。”

“我想,我坐上首席董事長的位置,沒有人反對吧?”

吳秘書的話擲地有聲,在場所有人都是陷入了沉默。

“這里是關于此次收購計劃的文件,諸位,都好好看一下吧。”

說著,吳秘書讓團隊隨從把文件分發給了在座的股東。

在座的股東全都表情嚴肅,不知在思索著什么。

“誰是張填海?”忽然,吳秘書淡淡問道。

相關文章
  • 和在廚房衛生間做_啊好深好痛肉污文

    和在廚房衛生間做_啊好深好痛肉污文

  • 我的肉根讓她合不攏腿_男女做爰 小說,

    我的肉根讓她合不攏腿_男女做爰 小說,

  • 嗯不要快點插花核車上,交換小說系列合

    嗯不要快點插花核車上,交換小說系列合

  • 她低頭看兩人結合處_跪在皇上腿間用嘴

    她低頭看兩人結合處_跪在皇上腿間用嘴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為啥女生做了好多次都痛,轉過去趴好瀟

    為啥女生做了好多次都痛,轉過去趴好瀟

  • 女朋友第一次給我深喉|乖塞著不準掉下

    女朋友第一次給我深喉|乖塞著不準掉下

  • 寂寞寡婦半夜鉆我被窩-內衣香氣縈繞

    寂寞寡婦半夜鉆我被窩-內衣香氣縈繞

  • 找準位置后猛的刺入_小花珠腫脹挺立顫

    找準位置后猛的刺入_小花珠腫脹挺立顫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