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性故事

灌滿了男人們的濃漿&林隱張琪沫

作者:admin 2020-01-06 11:35 我要評論

“吃飯了。” 林隱煮好飯菜,擺好碗筷,一家人圍著飯桌,都有些沉默。 “林隱,今天張紫凝說的話,你也聽到了……”盧雅惠神情凝重看著林隱。 “媽...

“吃飯了。”

林隱煮好飯菜,擺好碗筷,一家人圍著飯桌,都有些沉默。

“林隱,今天張紫凝說的話,你也聽到了……”盧雅惠神情凝重看著林隱。

“媽!”張琪沫放下了筷子,“我不會因為別人的逼迫,去和林隱離婚的。”

“怎么?難道你還喜歡上他了?”盧雅惠瞪著眼睛看著女兒。“你爸工廠什么情況你不知道嗎?拖欠工人工資幾個月了,要倒閉了?一家人到時候喝西北風去?”

“還有,你以為事情這么簡單?林隱得罪了張紫凝夫婦,還打了張填海。”盧雅惠怒火中燒說著,“他們會拿我們家出氣的!離婚是最好的選擇,不要再被這個窩囊廢給連累了!”

張琪沫咬著嘴唇不說話。

見女兒這個模樣,盧雅惠厲聲道:“張秀峰,你還呆坐在這干嘛?勸勸女兒啊!”

張秀峰表情無奈,沉默不語。

林隱吃完一小碗飯,收了碗筷,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他腿如龍盤,坐于臥鋪。

打坐靜修,是他十幾年養成的習慣。

無論風吹日曬,無論外界俗世是何等事態。

他心不為絲毫動搖。

這是一碗水法,冥想自己如一碗澄清水,無塵無垢,俗世紅塵之事,猶如水中塵埃,終將沉淀下去。

文學

半刻鐘后。

林隱忽然伸手夾住床頭前一顆黑色鵝卵石,雙指一抖,一息間,鵝卵石竟是化作粉末,從他指縫滑落……

“內勁成了。”林隱喃喃自語,眼神中有一絲激動。

師父曾經說過,自己內勁修成之日,才算真正的龍府傳人。

那時方可出山,攜玉牌找到帝京寧家的人,古藥,錢財,人員,任可調用。武道一途,沒有止境,修成內勁你方可去接觸古武界之人,探尋更高造詣,追求命性巔峰。

龍府仇敵眾多,在這之前,自己的一切都不能暴露,否則性命堪憂!

“內勁凝成,終于,可以出山了。”林隱手里捏著一塊青綠色玉牌,眼中鋒芒顯露。

……

翌日。

林隱還剛走出江池小區,便被一輛黑色賓利攔住。

“一定要我親自出面,你才肯談談齊家的事嗎?”

車上下來一個身穿暗藍色西服的中年男人,面無表情看著林隱。

中年男人身材挺拔,臉上棱角分明,鼻梁挺拔,雙目炯炯有神,整個人極具威嚴,非常有氣勢。

他的面部輪廓,竟和林隱有幾分神似。

“呵,沒想到,你會親自來找我。”林隱嘴角浮現一絲冷笑。

隔了十幾年,他還是認出了眼前的男人,他的生父,齊河圖。

“我知道你不想見我,可以。但是,你連你爺爺最后一面都不想見嗎?”齊河圖問道。

林隱沉默了會,齊家人,只有爺爺對他好。猶記得童年時期,爺爺那慈祥的面孔。

齊河圖道:“找個地方,好好談談吧。”

……

二十分鐘后,青云大酒店,26樓。

偌大的會議廳內,只有齊河圖和林隱兩個人對坐。

“你爺爺這兩年病重在床,身體越來越不好,在病床上一直嘮叨著你,只想把你找回來。”齊河圖緩緩說道。“你大伯,三叔,只有兩個女兒,全都出嫁了。現在齊家后一代,你是唯一血脈。”

“齊家唯一血脈……”林隱露出自嘲般的意味,“所以呢,你想讓我當你爭奪家產的籌碼?”

“你想的太簡單了。”齊河圖冷哼了聲,“我們帝京齊家偌大的家業,家族無數分支。按照族規,家主若是離世后,第三代后繼無人,便要換另一脈入主。那時,齊家便輪不上我們這一脈做主了!”

“哪又與我何干?”林隱淡淡道。

“你爺爺病重這幾年,三爺,五爺他們那幾脈已經起勢爭奪家族權力,在這上面大做文章。你難道想因為你自己意氣用事,令你爺爺一世基業被人所奪,連臨終也不安心?”齊河圖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質問道。

林隱眉頭微皺,冷笑了聲。

他很清楚齊河圖是個什么樣的人,為了權勢,可以不擇手段,不講絲毫感情。

如果不是這次爺爺病重,他在齊家的地位受到了動搖,堂堂帝京齊家的二太子,又怎么可能會屈尊降貴到青云市,來找自己?

“林隱,難道你想一輩子就這么窩囊的待在這小小的張家,受人侮辱?”齊河圖緩緩說道,很明顯找到林隱之后,是調查了林隱的生活處境。

“昨天,你在張家婚禮的上,受到如此大的恥辱,卻連一點反抗的實力都沒有。”齊河圖說道,“你不想自己掌握權勢?不想報復他們嗎?”

“只要你愿意,就可以讓張家所有人都匍匐跪在你的腳下!”齊河圖循循善誘說道,

林隱搖了搖頭,沒有表示。

齊河圖冷哼了聲,道:“你現在還這么年輕,不要因為一時賭氣,就葬送了后半輩子的榮華富貴。你根本就沒有品嘗過來權勢帶來的滋味,等到你親手讓張家一個個人都匍跪在你面前,就會知道,這是怎樣一種快感!”

“我知道你心里恨我,你也可以恨我一輩子,不認我這個爹。”齊河圖正色說道,“你要做的,就是回齊家認你爺爺,然后,拿著你在齊家本應得到的東西,做你一切想做的事情,這就足夠了。”

“這樣簡單的條件,這樣一步登天的機遇,難道你都不肯接受?”

林隱淡淡道:“我不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齊河圖眉頭微皺,嘆了一氣,道:“當初,是我虧欠你們母子兩,沒錯。可如果讓你站在我的位置上,你同樣也會這么做。”

“一個男人,可以失去一切東西!唯獨,不能失去手中掌握的權勢!”

“呵……”林隱搖頭,直到現在,齊河圖都沒有絲毫的悔意,絲毫的內疚。

他還認為他沒有錯。也是,像他這種人,沒得感情,眼中只有權勢。

“我會挑個時間回去看望爺爺,但是,齊家的事,與我無關。”林隱淡淡道,起身離去。

“你!”齊河圖眼神銳利的盯著林隱。

“好,你走吧。條件我已經告訴你了,我會等你,我相信,你會回來求我的。”齊河圖淡淡說道,依然有著很強大的自信。

他很了解林隱現在的處境。他完全不相信,林隱可以拒絕他所開出的條件。

一個當了兩年上門女婿的窩囊廢,怎么可能拒絕唾手可得的,一步登天的機遇?

又有誰不想出人頭地?

“呵,那你就慢慢等吧。”

林隱冷笑了聲,頭也不回,離開了青云大酒店。

青云市,東城區,寧氏大廈。

大廈整整七十多層,恢弘宏大,屹立在市中心。

這里是青云市最為中心繁華的地段,寧氏大廈更是青云市的市標建筑。

幾年前寧氏集團入駐青云市,甚至引起了整個東海省的轟動。

這可是帝京寧家的產業,整個龍國最為頂級的世家。

林隱來到了大廈前,走入待客大廳。

“先生,請問您找誰?”前臺女招待客氣問道。

“我找你們的總裁,寧缺。”林隱淡淡道。

“您找寧總裁?請問有預約嗎?”女招待疑問道。

這個年輕男子穿著一身地攤貨,根本就不像一個有資格能和寧總裁那種大人物對話的人。

寧缺寧總裁,作為帝京寧家在東海省的代言人,那可是財勢滔天的人物,放眼整個青云市,都沒有幾個有資格跟他對話的人。

林隱道:“原話告訴他,我是寧太極的朋友。”

“好的,您稍等一下。”女招待神色遲疑,撥通了電話,他在寧氏集團,可從來沒聽說過寧太極這個人。

另一邊,大廈內氣派的總裁辦公室,一名氣質不凡的中年男子正在處理辦公文件。

咚!咚!

“進來。”

年輕的男秘書敲門進來,恭敬道:“總裁,前臺說有人找你。”

文學

“前臺?今天這個時間點不是沒有預約嗎?”中年男子眉頭微皺,極具威嚴說道。“不要什么阿貓阿狗來找人,都要過來問我,明白嗎?”

“這個……”男秘書表情猶豫,道,“總裁,那個人傳話給您,說,是寧太極的朋友。”

“我就顧慮,會不會是您家族那邊的人過來了……所以前來報告。”

寧太極!

中年男子神情愣了一下,眉頭緊鎖。

寧太極是帝京寧家的家主,是他爺爺的名字。

要知道,在帝京,都只有寧家嫡系才知道老太爺的名諱,更不敢講老太爺的全名。在青云市這個省會,怎么會有人知道寧家老太爺,還找上了自己?

“那是個什么樣的人?”寧缺問道。

男秘書答道:“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。”

“讓那人來我辦公室。”寧缺神色凝重說道,表情有點疑惑,“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?”

五分鐘后,林隱被男秘書帶到了六十六樓的總裁辦公室。

林隱大馬金刀坐了下來。

這名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,正神色凝重的省視著自己。

“閣下是?”寧缺疑問道,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名年輕人。

“你認得這個嗎?”林隱拿出了那塊青綠玉牌。

玉牌表面篆刻了復雜的花紋,中間有一個寧字極為顯眼。

“這是?”寧缺神色震驚的看著這塊玉牌,頭腦都有點發昏。

這是帝京寧家代表身份象征的玉牌,一共就那么幾塊,就連他作為寧家在地方一省的代言人,身上都沒有……

他也只在小時候,見過他老爸手里有一塊寧氏玉牌,似乎按照等級,還比這個年輕人手里的玉牌,低了一個身份……

“您等等,我去請胡總管過來。”寧缺鄭重說道,連稱呼都變的恭敬,不敢對這個表面無奇的年輕人有絲毫怠慢。

林隱微微點頭。

他從不懷疑師父留下的話,因為他小時候,曾跟師父見過寧家家主寧太極,就連寧太極面對師父都是畢恭畢敬,又何況他的孫子呢?

來之前也了解過,寧缺是寧家第三代的子弟,算不上這一輩翹楚,但也不是平庸之輩,管理著東海省的寧氏集團。

寧氏集團在東海省的生意,囊括了古董拍賣,玉石珠寶,醫藥研究,甚至涉及到了地產,金融投資,是絕對的商業巨頭。

不一會,寧缺請來了一名身穿紅色唐裝,須發皆白的老者。

而后,寧缺自己退到了一旁。

他只負責管理集團商務,但其他一些關乎隱秘的事情,都是由父親派來的總管,胡老負責的……

老者年看起來有五六十歲,卻是龍行虎步,雙眼銳利有神,有一股子精氣神。

老者看了一眼林隱手中的玉牌,眼皮也是猛地一跳,而后平吸了一口氣,道:“在下胡滄海,不知閣下如何稱呼?”

“林隱。”

“寧兄弟攜玉牌前來寧氏集團,恕在下冒昧,可容在下一試身份?”胡滄海神情凝重說道。

相關文章
  • 和在廚房衛生間做_啊好深好痛肉污文

    和在廚房衛生間做_啊好深好痛肉污文

  • 我的肉根讓她合不攏腿_男女做爰 小說,

    我的肉根讓她合不攏腿_男女做爰 小說,

  • 嗯不要快點插花核車上,交換小說系列合

    嗯不要快點插花核車上,交換小說系列合

  • 她低頭看兩人結合處_跪在皇上腿間用嘴

    她低頭看兩人結合處_跪在皇上腿間用嘴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女朋友第一次給我深喉|乖塞著不準掉下

    女朋友第一次給我深喉|乖塞著不準掉下

  • 為啥女生做了好多次都痛,轉過去趴好瀟

    為啥女生做了好多次都痛,轉過去趴好瀟

  • 找準位置后猛的刺入_小花珠腫脹挺立顫

    找準位置后猛的刺入_小花珠腫脹挺立顫

  • 寂寞寡婦半夜鉆我被窩-內衣香氣縈繞

    寂寞寡婦半夜鉆我被窩-內衣香氣縈繞

飞禽走兽破解技术打法